• 1
  • 2
  • 3
 

孙海强:“童子军”科长犯糊涂,法律要清醒

时间:2019-02-11  访问:

陕西省周至县审计局副科长姚某12岁时即参加工作,并有修改年龄之嫌。姚某由此被网民戏称为“童子军”科长。调查人员回应称,此事基本属实,已要求免去姚某副科长职务,并改回1962年出生的真实年龄。(4月1日《新京报》)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现在看来,最初报道该新闻的记者绝非“没事找事”。这一结果,就是对周至县审计局“闲人”(被证实为该局局长)的有力回应。事已至止,真相出来了,姚某也将被免职,错误的年龄也得到了纠正,这是不是就可以画上句号了呢?我以为,既然事实成立,行政处理是必要的,但却不能以行政处理代替法律处理。

或许有人会说,不就改个年龄吗,又不是贪污腐化,犯着哪门子法啦?在我国法制建设日益完善的今天,对更改年龄、更改身份证等等,还真有法律依据。我国7年前就有《居民身份证条例》,2004年该条例废止,专门出台了《居民身份证法》,这一法律的第四章第十六条规定,“使用虚假证明材料骗领居民身份证的”,“由公安机关给予警告,并处二百元以下罚款……”;第十七条规定,“使用骗领的居民身份证的”,“由公安机关处二百元以上一千元以下罚款,或者处十日以下拘留……”,“骗领的居民身份证,由公安机关予以收缴”。

针对上述条款,姚某是不是有违法之嫌呢?我们不妨从分析中找出答案。

《居民身份证法》第十六条构成违法事实的关键词是“用虚假证明骗领居民身份证”。姚某使用的是不是虚假证明?这其实在调查组转述姚某的话语中,已暴露无遗——姚某长期患有肾病,要求改年龄是风水先生的主意,而她到村里开据的证明,理由却是“因村干部工作疏忽……”。依我看,这里显然不是“村干部工作疏忽”,而是姚某对有关法律太“疏忽”,才编造出如此谎言。

《居民身份证法》第十六条构成违法事实的关键点是“使用”。调查组称,2008年5月,姚某到派出所更改了身份证号码。这意味着,如果姚某现在手中有自己的身份证,即有违法之嫌。尽管此身份证在使用中没有形成不良法律后果,或是法律人士对“什么是使用”还有法律争议,但这并不影响对其基本违法事实的判定。

姚某长期受疾病困扰,渴望早日康复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是,拿风水先生不靠谱的“药方”去随意损害法律尊严,又着实令人心生愤懑。当然,姚某并不是官场上用“风水”戏弄法律的第一人,想必也不会是最后一人。窃以为,某些官员视“风水”与法律之上,关键的还是违法成本太低。在此语境下,让姚某的“改年龄治病”行为过过法律“筛子”,无疑是对“法不容情”、“惩前毖后”的最好诠释。

(荆楚网)

版权所有:瑞华会计师事务所(佛山分所) 粤ICP备10060629号 法律声明 | 您是本站的第2696480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