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 3
 

普华永道领41亿元天价罚单!会计师事务所“四大”变 “三大”?

时间:2018-12-07  访问:

美国当地时间7月2日,联邦法院裁定,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必须向联邦存款保险公司(下称:FDIC)支付6.253亿美元(约41亿元)的赔偿金,由于其在审计过程中疏忽大意,未能发现阿拉巴马州Colonial Bank(下称:殖民银行)的重点客户存在大规模欺诈舞弊行为,从而助推该银行于2009年宣告破产。

根据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发布的数据,普华永道在中国2017年度业务收入为51.7亿元。而根据普华永道官方披露, 2017年财年(截至2017年6月30日)其全球业务收入达377亿美元,2016年为359亿美元。

一家知名会计师事务所的高级项目经理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对于普华永道,虽然说基本在中国的一年都白干了,但这个赔偿款远不至于让其伤筋动骨,只是可能会影响其持续经营。

因安信达与客户安然联合造假,2002年8月,这家全球的知名会计师事务所倒闭,全球“五大”会计师事务所变成“四大”,这次会不会由“四大”变“三大”?

曾经就职于普华永道的一位注册会计师表示,该银行的体量比不上当年的“500强”安然,而作为全球第一会所的普华永道,也不会因此遭受灭顶之灾。“一个是渎职,一个是协助舞弊同流合污,性质并不一样。”该注会师如是表示。 最大审计渎职案

美国普华永道(Price Waterhouse Coopers Consulting,PwC)是全球最大的专业服务机构之一,它由两大国际会计师事务所Price Waterhouse(普华)及Coopers & Lybrand(永道)于1998年7月1日全球合并而成,在152个国家中设有860余家分公司和办事处,有超过15.5万名的专业人才。在大中华区域,普华永道拥有4000多名员工,在北京、天津、大连、广州、上海、青岛、西安、厦门、苏州、重庆、深圳及沈阳设有办事处。

2009年,总部位于佛罗里达州奥卡拉的Taylor, Bean & Whitaker(下称:TBW)和阿拉巴马州殖民银行相继倒闭以后,普华永道陷入了多起诉讼案。

据相关媒体报道,事情的起因是TBW创始人Lee Farkas和殖民银行高管相互串通,殖民银行与TBW之间持续了数年的舞弊行为。殖民银行为TBW提供了大量房屋抵押贷款供其进行证券化,是TBW最大的客户,也是TBW 的母公司。TBW破产前曾是美国第十二大抵押贷款公司,也曾是美国政府国民抵押贷款协会(Ginnie Mae)的第五大房地产抵押贷款支持证券(MBS)发行商。

由于被监管当局(而非审计员)发现有超过30亿美元的虚假抵押资产,TBW 于2009年8月迅速倒闭破产,TBW有7名高管被刑事指控入狱,其董事长Lee Farkas 被判30年有期徒刑。随后,殖民银行也受牵连,宣布破产。

由于TBW 的审计机构是德勤,而普华永道担任了殖民银行的审计,两家都被受害方FDIC告上了法院,陷入了长时间的诉讼。

案件主要情况如下:

2012年,TBW破产计划的受托人FDIC起诉德勤和普华永道,理由是其在审计中有疏忽,并要求德勤支付70亿美元的赔偿金,普华永道支付55亿美元的赔偿金。

2013年,在审判前几周,德勤同意和解,双方同意不披露和解金额。2016年8月,在开庭后不久,普华永道也同意和解。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称这桩诉讼案已在“双方都很满意”的情况下得到了和解。

据了解,FDIC状告普华永道的理由是其审计“粗糙”,未及时发现殖民银行与TBW的高管串通造假,致使TBW破产时的损失扩大,让FDIC蒙受了更大损失。

原告律师团称,普华永道有能力识别并阻住串通欺诈的发生,6年时间内出现过很多明显的财务“警示”,但普华永道均“视而不见”。

而目前给出判决的案件则是FDIC以殖民银行托管人的身份提起诉讼,该案件于2017年2月开庭审理,索赔金额高达10亿美元。

因殖民银行倒闭,所涉及总资产超过250亿美元,FDIC 在该破产案件中的损失高达42亿美元,该案也成为美国历史上第六大银行破产倒闭案件。然而,从2002年至2008年,普华永道给殖民银行出具了无保留审计意见。

美国联邦法院在2018年7月2日裁定,普华永道必须向FDIC支付6.25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1.4亿元),因普华永道在审计上的渎职,未能发现这家银行的重点客户存在大规模欺诈舞弊行为,未能发现殖民银行约10亿美元的资产实际上并不存在或已分文不值,从而助推该银行于2009年宣告破产。

41亿元的赔偿金使得这起案件成为史上最大审计渎职案,以及第五大审计舞弊赔偿。不过,普华永道认为向FDIC的赔偿金额不应超过3.067亿美元,普华永道表示,其在审计过程中受到了殖民银行的干扰。普华永道的一位律师代表在声明中称将尽快就这件事情提出上诉。 “没查出不应该”,但审计行业受限多。”

“我觉得,如此大的舞弊行为没有发现,是有些离谱。”曾任职于普华永道中国的上述注会师表示,对于普华永道来说,虚假销售这类表内事项(尤其涉及主要客户的销售)没被查出的确很奇怪,而且涉及10亿美元资产,不应该没有一点察觉,但该注会师表示,对于美国普华永道未查出舞弊的具体原因,他无法下论断。

该人士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对于“四大”来说,查出舞弊行为的能力是肯定有的,但也不排除疏忽大意或者审计程序执行不到位的情况。“现在经理级别的基本不‘下场’(执行现场审计),做事情的都是毕业1年-4年的‘小朋友’,能有什么经验?比如此前安永审计惠而浦未查出虚构收入一事,我与他们组员认识,这的的确确就是没有查出来”。

另一位注会师表示,审计工作的限制其实是很多的,许多项目都存在金钱、时间、人员不充足的情况,工作过程中他们还需要与客户斗智斗勇。他也表示,这样的事情不能全怪到会所和工作人员身上。行业不合理的事情不少,审计项目收费经常较少。

该人士表示,对于审计人员来说,审计工作最为无奈的一点,是审计的对象基本也是付钱给自己的客户,这使得会计师事务所的立场有些尴尬,哪怕是“四大”,审计程序受到扰乱时,有时也不得不妥协,因为客户是可以换所的。

一位从业多年的审计人士就对记者表示,其领导(注会师)曾在审计一上市公司的过程中,因审计程序执行严格,建议较多,客户(该公司会计主管等)就要求会所换了一位“原则较为宽松”的注册会计师,而后,她和客户会计的工作都轻松了许多,“皆大欢喜”。

“付钱的人是被审计的对象,那么我们究竟该为谁负责呢?”上述审计人士提出了困扰自己多年的问题。

2002年,因安然事件导致当时的安达信解体,“五大”变为“四大”,而此次案件也令人担忧,是否日后会“四大”变成“三大”?上述注会师均对记者表示不太可能,至多由于赔偿金额较大会影响到普华永道的持续经营。

版权所有:瑞华会计师事务所(佛山分所) 粤ICP备10060629号 法律声明 | 您是本站的第2696480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