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 3
 

国务院关于2018年度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审计查出问题整

时间:2020-06-03  访问: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受国务院委托,我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2018年度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审计查出问题的整改情况,请予审议。

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审计查出问题的整改工作。习近平总书记多次作出重要指示批示,要求各地区各部门依法自觉接受审计监督,认真整改审计查出的问题,深入研究和采纳审计提出的建议,完善各领域政策措施和制度规则。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部署整改工作,要求各地区各部门对号入座,按时按规定整改到位。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部署要求,审计署向161个中央部门单位和省[* 本报告对省级行政区统称为省,地市级行政区统称为市,县区级行政区统称为县。]* 本报告对省级行政区统称为省,地市级行政区统称为市,县区级行政区统称为县。级人民政府印发整改通知和问题清单,积极跟踪督促整改。

一、整改工作的部署推进情况

(一)提高政治站位。有关部门单位和地方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做到“两个维护”,深入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审计查出问题整改工作的部署要求,认真执行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有关审议意见,全面落实全国人大财经委审查意见,把整改落实作为重大政治任务抓紧抓实。许多地方结合本地实际,出台加强审计查出问题整改工作的意见。大多数部门单位和地方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中,将审计查出问题纳入检视问题清单,确保整改到位。

(二)建立健全整改机制。有关部门单位和地方不断健全整改机制,形成了行之有效的工作制度。有50多个中央部门主要负责人对整改工作作出专门批示、进行专题部署或担任整改领导小组组长。有的建立了回访检查制度,重点约谈问题较多、整改难度较大的单位负责人,并加强部门间协同配合,如扶贫办会同发展改革委、教育部、财政部、医保局等13个部门,共同推进扶贫审计查出问题的整改,形成合力。

(三)切实强化结果运用。有关部门单位和地方坚持举一反三,将整改工作与加强管理、完善制度、追责问责紧密结合,提升整改效能。如水利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结合整改,研究制定教育、警示、问责意见;农业农村部、卫生健康委、人民银行等把国家审计与部门内部审计、纪检监察、巡视巡查等贯通起来,推动审计结果共享共用。大多数部门单位和地方对普遍性问题组织深入研究,健全相关制度机制,努力实现源头治理。

二、审计查出问题的整改情况

对《国务院关于2018年度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工作报告》(以下简称《审计工作报告》)指出的问题,截至2019年11月底,绝大多数已得到整改,有关部门单位和地方采取上缴国库、补征或退还税款、统筹使用结转结余资金、调整投资计划和账目等方式,整改问题金额3099.81亿元;制定完善相关规章制度1538项。

(一)中央财政管理审计查出问题的整改情况。财政部、发展改革委等部门通过调整预决算、督促加快开工等方式整改问题金额382.57亿元,完善转移支付、绩效管理等制度31项。

1.关于中央决算草案未披露以收入退库方式安排支出、一般公共预算和政府性基金预算重复列收列支、中德财政合作伙伴基金2018年底余额等3个事项问题,财政部已在2018年中央决算草案中予以披露。

2.关于预算管理不够全面规范的问题。

一是预算安排未充分考虑资金结转结余情况问题。对未将上年结转纳入年初预算问题,3个部门已在编报下年预算时统筹考虑;对未及时清缴结余问题,7个部门和10家所属单位已清缴结余资金8791.4万元,2个部门和39家所属单位的2.68亿元待办理竣工决算或报批手续后上缴。对向连续结转的38个项目安排预算问题,已加强预算执行进度管理,在编制下年预算时压减部分项目预算。对11个项目超期未开工或无法实施问题,其中10个项目已开工、1个已调整投资计划。

二是预算编制不够细化和合理问题。对6项专项转移支付未落实到具体地区问题,有1项在政策到期后取消,5项将在编制下年预算时落实到具体地区;对批复的10个部门预算未细化问题,财政部已督促相关部门在执行中细化,并对部门下年年初未细化的预算原则上全部调减收回。对向7个协会和非本部门所属75家单位安排预算问题,财政部对4个协会下年起不再安排预算,调减1个协会2019年预算291.39万元,并会同发展改革委等部门规范对协会和非所属单位的预算保障、拨付等渠道。

三是部分预算调整和下达不够规范及时问题。对尚不具备实施条件的4个项目追加预算问题,财政部督促相关部门尽快完成项目评审,加快预算执行。对下达7个部门项目预算时间较晚问题,财政部会同发展改革委加快下达投资计划,部门新增的临时性、应急性支出原则上全部通过现有预算调剂解决。对部分预算未在规定时间内下达问题,至2019年9月底,一般公共预算、政府性基金预算和国有资本经营预算转移支付已分别下达97.8%、92.5%和99.7%;发展改革委将进一步提前编制投资计划,确保在规定时间下达。对17项转移支付未提前下达或提前下达未达规定比例问题,有13项自下年起将按规定比例提前下达,2项在政策到期后不再安排。

四是部分投资计划与预算下达对接时间较长问题。发展改革委进一步提高了年初预算到位率,执行中减少预算追加;财政部优化了预算审核流程,缩短预算下达时间。

五是国有资本经营预算管理存在薄弱环节问题。对部门所属事业单位设立的部分一级企业未纳入预算范围问题,财政部在第6次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扩围工作中将295户企业纳入预算范围,并加快组建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逐步实现全部纳入。对资金闲置或未发挥效益问题,国资委出台《中央企业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支出执行监督管理暂行办法》(国资发资本规〔2019〕92号),对预算支出使用全过程进行规范,并探索开展国有资本经营预算预评估和后评价工作。

3.关于转移支付制度体系不够健全的问题。

一是一般性转移支付中指定用途资金占比仍较高问题。财政部对有关一般性转移支付不再要求专款专用,由地方根据实际需要安排使用,并制定完善中央对地方转移支付制度的方案,对共同财政事权逐步实行分类分档的保障机制。

二是部分转移支付安排交叉重叠问题。对在部门预算和转移支付中安排补助地方同类支出问题,财政部已督促调整2019年部门预算,或转列专项转移支付。对两部门安排的支出投向相同或类似问题,财政部与发展改革委在安排预算时加强沟通,并要求地方做好统筹安排。对6个投资专项的部分具体投向存在重叠问题,发展改革委正在修订2个专项的管理办法;其余4个专项将进一步加强审核,避免交叉重复。

版权所有:瑞华会计师事务所(佛山分所) 粤ICP备10060629号 法律声明 | 您是本站的第2696480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