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 3
 

这世道,国家会我们发个红包吧

时间:2019-02-12  访问:

  我的职场履历特简单,07年开始就一直是理财记者,然后从传统媒体进入理财自媒体,十多年来,写了近600万字理财文章。

  最近翻看早年作品,发现10年前写的很多文章,放今天看,呀,一字不改,依然适用~

  相比于现在面对的“国运之战”,10年前面对史无前例的国际金融危机,我们其实更懵逼,更不知所措,为了拯救吃土命运,当时出现了很多令人哭笑不得的观点。

  2008年底,著名经济学家赵晓公开呼吁:“在目前情况下应该意识到,买房子就是爱国。”随后还以一套经济学逻辑推理来论证这一观点。

  紧接着,为支持楼市拉动内需,合肥市规划局局长王爱华还亲自给当地楼盘站台吆喝,在电视上高喊“买房就是爱国”!

这世道,国家会我们发个红包吧

  当时舆论就被雷焦了,有人说,我想买“爱国房”,可钱不够,要不开发商也给个“爱国价”呗?

  2009年1月,北京政协委员李哲在出席地方两会时说:“积极消费就是爱国!我建议要发动一场爱国消费、扩内需、救中国的运动,用爱心和民族精神去鼓励消费,具体做法是让每个人、每个单位把他们一年的收入都消费掉!”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我最愚蠢的行为,是居然因为主编要求,还写了长篇大论去驳斥这样的脑残建议,我也真够脑残的…

  当时就业市场也很不好,为解决大学生就业难问题,北京政协委员孙狄提议建立企业“学士后”、“硕士后”制度。意思是大学生毕业后到企业见习,企业无需正式录用,不交社保,只要发点生活费就行了,政府对这类企业给予补贴,以鼓励接收更多找不到工作的“学士后”。

  最无厘头的是,有个陕西政协委员提议西安申办2036年奥运会,不仅能拉动西安GDP,还能顺便纪念西安事变一百周年。

  “顺便纪念”……没错,这是人家原话。

  现在回想起来,湖滃时代监管真挺松的,那时每年开两会,我都有个铁打的任务:抓出两会上代表委员雷人语录,然后大加讽刺。后来上头发文不许炒作“两会雷人语录”,于是我写的两会文章变得正能量满满。

  但有个建议,我一直觉得挺靠谱。

  那就是“欧元之父”蒙代尔访问中国时提出的“全民普发100元购物券”的建议。购物券直接发给个人,要求3个月内必须消费掉,从而达到迅速扩大内需,提升消费的作用。

这世道,国家会我们发个红包吧

  罗伯特·蒙代尔

  这个观点当时也引起巨大争议。

  支持的认为,第一,用购物券拉动经济见效周期短,比基建投资更立竿见影,二是全民一视同仁更公平,不会产生权力寻租,三是发现金大家会存起来,但购物券过期作废,不用白不用。

  这种好事,像我这种小老百姓(603883),当然无条件支持咯~

  而反对的人,清一色是经济学家,反对理由主要有二。

  一是购物券在发放、交易、回收、折现这一路上的成本太高,哪些商家可以用,哪些不能用,会不会有人冒名领取,毕竟当时移动支付还没出现,要给13亿人发券,会面临很多实操问题。

  二是就算购物券有时效限制,还是很容易变现。当时台湾也在发行购物券,结果刚一上市,1000元新台币的购物券就有黄牛以700-800元的现金回收,所以还是没有真刺激到消费。

  最早给民众发放消费券的是1999年受亚洲金融危机影响的日本政府,当时给老人和孩子发放每人2万日元消费券,总值高达6000多亿日元。结果发现只有不到3成消费券被用来购买“消费升级”商品,6成以上都买了“油和米”这类刚需品,原来准备买刚需品的钱就没花出去,实际上是通过替代效应转化成了储蓄,并没能有效推动GDP增长。

  从经济学上看,老百姓是否愿意多消费,取决于恒久性收入是否增长,也就是工资涨了,预计未来还会继续涨,才会真的愿意消费升级,多花点钱。如果只是偶然获得了一次性收入,并不会改变消费预算。尤其在经济低迷期,预计未来日子会更难过,就更倾向于把钱藏起来。

  理是这个理,但这只是经济学的理,这个世界并不是只有这一种理。

  在我看来,发购物券不如直接发红包(现钱)。

  一是发放成本更低,13亿人,都发实体购物券,发放和交易成本的确太高,还不如直接发红包。

  支付宝和微信钱包都是实名制,直接往里面打钱,全国70%+的人口就解决了,剩下大多是不会用智能手机的老年人,往他们退休工资卡里打钱就行了,还有极少数连一张银行卡都没的,就拿身份证去身边任何一家银行领,全国联网,操作起来也很方便。

  至于第二个问题,就算发生了“替代效应”,又有什么关系呢?

  公社丢了一头牛也没啥人关心,因为分到自己头上无非多一口汤,但自家丢了一只鸡,就会拼命找,找不到哭得死去活来。

  老板请客就会拼命点,随便吃;自己掏钱,就会先打开美大找优惠券,再仔细算算凑个满减,最好别多花一分钱。

  因为人,天性自私。

  花自己的钱最心痛,不用你教老百姓这钱该买这个还是那个,老百姓心里门儿清。

  所以我年会从不给员工发那些华而不实的礼品,抽奖直接发红包,里面都是一张张红彤彤的毛爷爷。

  人家真需要啥东西自己会买,给月薪2K的员工奖个苹果XS,人家会舍得用?还得闲鱼打折卖掉,倒不如你直接变现给人家实在。

  所以经济不景气, 直接给老百姓发红包,能对经济增长有多大刺激不是最关键的,能提高老百姓的获得感和幸福感才是最重要的!

  因为博彩业发达富得流油,加上人口总量不多,从08年金融危机开始,我国澳门地区连年给当地居民普发红包,最开始每人发5000澳门元,后来逐年增加,羡煞旁人。

  大陆13.8亿人,不要多发,就算每人一次性发1000元,一共要发1.38万亿。去年政府财政收入合计17万亿+,乍一看,比例不到10%,似乎可以接受。

  但去年政府投资力度也非常大,还有各种你懂的支出,去年政府财政支出有20万亿,赤字3万亿,所以我们现在也和美国一样,进入赤字财政阶段,真要一口气拿出这么多银子,要么多收税(显然没意义),要么多发债(这个可以有)。

  如果想要红包总额更小更可负担,而发出去的刺激效果更好,我还有个更可行的提议,就是给愿意生二胎的发红包。

  短期来看,孩子生了就要养,属于刚性支出,会大大刺激相关产业的消费增长。今天中国有一个观念和40年前没任何变化,那就是“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做父母的为了给孩子提供尽可能好的教育,也会更加拼命工作,劳动生产率会提高,有利于经济复苏。

版权所有:瑞华会计师事务所(佛山分所) 粤ICP备10060629号 法律声明 | 您是本站的第2696480位访客